首頁 > 大咖 > 正文
那個機打時代的“手書人”走了,年僅30歲,這些影片都寫着他的字…
08-23 10:59:26 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

每日經濟新聞消息,一個令人難過的事實是,許多人第一次聽説尚巍這個名字,是從他的“訃告”中得知。儘管更多人已經從《我不是藥神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無名之輩》等多部熱門影片的片頭片尾和海報上,見過尚巍設計的手寫字體。

8月16日,尚巍工作室官方微博筆染時光發佈訃告,著名字體設計師尚巍於2021年7月11日因車禍意外不幸去世,現已返回家中發喪安葬。

圖片來源:尚巍工作室微博

消息傳來,設計圈、電影迷紛紛表達哀悼和惋惜。今年剛滿30歲的尚巍,是這個機打時代的“手書人”,他設計的“漢儀尚巍手書”字體,筆畫張揚,極具個性,已經成為如今最火的手寫體字庫。

圖片來源:微博截圖

從叛逆少年到機打時代的“手書人”

意外發生前幾天,尚巍參加了一場公開演講。演講中,他回顧了自己的成長曆程,也提到了自己被傳統書法愛好者批評。那次演講,成為他最後的公開影像。

尚巍在演講中説,自己從五六歲時就開始寫毛筆字。與每個練習書法的人一樣,尚巍先是臨摹柳、顏等大家字體,後來漸成自家風格。

不過,到了青少年時期,尚巍也有過一段叛逆期,早戀、打架。在少年時期,尚巍自稱是一個“叛逆不恭、人見避之的混混”,提到他,所有的親戚都覺得,“這孩子廢了”。

圖片來源:視頻截圖

讀大學之前,尚巍經歷了數次失敗的高考。第二次高考落榜後,尚巍騙母親説自己考上了大學,還一個人跑到了北京闖蕩。最艱難時,尚巍只能睡在橋洞底下。

那次,尚巍在北京流浪了20多天,殘酷的現實讓他明白過來,自己必須努力。“成長是一瞬間的事情,很多人跟你講道理都是沒有用的,你需要自己去經歷,經歷了那麼一瞬間,可能就會讓你的人生髮生轉折。”尚巍後來自己總結説。

叛逆少年開始發奮圖強,尚巍後來考上了一所大學的工業設計專業。在大學裏,他收起了不好的脾氣和性格,開始一點點變得温和。

大學畢業後,尚巍再次來到北京,去了一家“自己夢寐以求的設計公司”。當時,那家公司在設計行業排名第一。

“我發現跟我想得不太一樣,每天面對各種各樣的甲方,然後去撕,去爭執,去加班,經歷了差不多一整年的這種糾結之後,我選擇了離職。”尚巍在演講中回憶。

辭職後,尚巍思來想去,還是想寫字,把傳統書法作為基礎,“做出一些比較新潮的東西出來”。於是,就有了後來的“尚巍手書”字體。

為“哪吒”“藥神”“悟空傳”等影片設計字體

2016年10月底,由尚巍設計的“漢儀尚巍手書”字體正式發佈。尚巍設計的手書字體,筆畫粗壯,字的甩尾有力且有豐富的筆觸細節。

“這款字體發佈後不到三個月,就已經全國各地都是,包括商場廣告牌、電視綜藝、產品包裝。”尚巍曾説,“這套字用了三個月的時間,就幾乎成了全國當時最暢銷的字體。”

綜藝節目使用尚巍創作的字體 圖片來源:尚巍微博

不過,鮮為人知的是,尚巍為了設計這套字體所付出的艱辛,他僅用了20多天就完成了全部9000餘字的手稿。

“我離職後特別怕自己猶豫,就把自己所有的內容都清空了,實習的、工作的、大學四年所有的作品、產品設計,全部清空了。我跟自己説,尚巍你看你什麼都沒有了,只能硬着頭皮往前跑了。”2019年,尚巍在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説過。

圖片來源:尚巍微博

之後,尚巍把自己關在房間裏,從早上8點到晚上12點,除了吃飯就是寫字,每天要寫十幾個小時。20多天裏,尚巍報廢了4支毛筆,用盡3瓶500g的墨汁,右肩膀全部腫起。

這套字體後來的表現,是尚巍沒有給自己留後路的反饋。

除了一炮而紅的尚巍手書字體,尚巍還曾為《我不是藥神》《悟空傳》《白日焰火》《軍師聯盟》等影視作品片名及字幕進行字體創作。張藝謀的《影》,電影特輯中也是用的尚巍手書。

尚巍為影片設計的字體 圖片來源:官方海報

恐怕很多人之前都不知道,這些影視劇片名字體出自他之手。如今再看,每件作品都帶有鮮明的尚巍手書風格。

“手寫是詩,是純粹,是自由”

尚巍手書字體火遍全國那年,尚巍剛26歲。那時,他甚至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很圓滿了。

“但是差不多過了沒一個月的時間,我就覺得好像不太能這樣,我熱愛這樣一種工作方式,我想為這個行業再做點什麼。”尚巍在演講中説。此後,他開始了更多嘗試,去發掘手寫字體的更多可能,“還能不能做出更牛的東西出來”。

2016年~2021年,尚巍先後創作了20多套手寫字體庫。期間,他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發展。

尚巍創作的手寫字體 圖片來源:尚巍微博 

但在2019年時,尚巍第一次感受到了“人紅是非多”。當時,一些傳統書法愛好者批評尚巍,説他的作品是“江湖體”,説他糟蹋了中國傳統文化。

面對批評,不信邪的尚巍索性又設計了一套新字體,名字就叫“漢儀尚巍江湖”。儘管如此,尚巍也説過:“我無比尊重老一代的每一個書法家,我一直覺得,每個人身上都有他想表達的東西,都可以學習。”

“但是沒有的東西,只能靠自己去探索。”尚巍如此解釋他理解的江湖。

尚巍生前,毫不掩飾他對手寫字體的熱愛。在他看來,一個字稍微變換一下角度和書寫的力度,就會完全不一樣。這也是書寫的魅力。

圖片來源:尚巍微博

“我對手寫的認知就是,手寫是詩,是純粹,是自由,是荒野。它應該是一種表達,是內心裏面想要展示給大家的一種表達。”

在機打時代,尚巍是為數不多的“手書人”。他的離世,也讓更多人開始關注字體設計這個小眾的行業。

“字體行業在中國已經消沉得太久了。過去很多年裏,人們對字體幾乎一無所知,也沒有版權意識。除了有能力做字體設計的國企,字體設計只能淪為一小批設計師的業餘愛好,這個行業為數不多的從業者幾乎都賺不到錢。”一位從業者表示,不過最近幾年,隨着社交媒體的興起,大眾審美意識的提高和版權環境的改善,這個夕陽行業正在重新看到希望。

原標題:那個機打時代的“手書人”走了,年僅30歲,“藥神”“哪吒”等影片都寫着他的字…

【菜鳥4px自提點】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“來源:上游新聞-重慶晨報”或“上游新聞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”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聯繫上游

舉報
  • 頭條
  • 重慶
  • 悦讀
  • 人物
  • 財富
點擊進入頻道

本週熱榜

汽車

教育

美家

樓市

視頻

舉報內容
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
獲取驗證碼
請先完成短信驗證
取消
確定